中国稀土管制政策的研究

   稀土作为稀有矿产资源之一,素有“工业维生素”的美誉,并且随着世界工业化进程的不断推进,其在石油、化工、冶金等领域都得到了非常广泛的应用,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的不断加快,以及科技发展需求的推动,稀土已经越来越重,在国家发展中的战略性地位日益突出。近年来我国稀土市场频频出现掠夺性开采、恶性竞争、政策错位等现象,导致稀土产量和储存量急剧下降,国际市场价格下降和生态环境的破坏。在这一背景下,研究我国稀土出口管制政策显得尤为必。 
  关键词 稀土;管制;政策 
  doi 1 . 3969 / j . issn . 1673 – 194 . 214 . 21. 43 
  中图分类号 F2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 – 194(214)21- 57- 1 
  1 我国稀土产出和出口现状 
  我国作为世界稀土产出和出口大国,如何完善稀土市场,并且保护这种珍贵资源是我国政府工作的重点。虽然经过几十年的发展,我国的稀土产业已经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工业体系,包括稀土的开发、冶炼加工以及市场应用等。当前,我国稀土资源的储存量、生产规模以及出口量都居世界第一。曾经被我国忽视的稀土资源,现已发展成为影响国家的科技、产业以及贸易的重因素。我国以23%的稀土资源承担了世界9%以上的市场供应,但资源过度开发也导致了稀土资源保有储量的不断下降,与此同时,我国在国际稀土市场上并未获得应有的地位。另外,国内对稀土的掠夺式开采、恶性竞争和产业政策的错位等导致了稀土产量和储存量的急剧下降,生态环境也遭到严重破坏。这不仅给我国经济造成了重大损失,同时也使我国的国防安全受到了严峻的挑战。 
  2 关于稀土产出和出口的政策 
  我国近年来加大力度制定稀土市场的保护政策,旨在规范我国稀土市场的发展,并且能够获得国际稀土市场的应有地位。本文对我国稀土市场的发展历程的研究,得出以下几方面结论(1)我国应该继续加大稀土市场政策的制定强度,获得稀土国际市场的话语权;(2)重视我国稀土的开发与保护,尤其是关注一些稀土开发的灰色地带;(3)在考虑经济效益的同时,还应该注重稀土资源开发的环境保护问题;(4)加强稀土出口的管制,在满足我国稀土需求的同时,还应该注重我国稀土资源的战略储备。 
  2.1 采取“对外垄断、对内竞争”的规制政策,控制稀土定价权 
  针对我国稀土行业“小、散、乱、差”的痼疾,眼前最重的是尽快实现稀土行业的整合。一方面,通过培育稀土大型龙头企业,扶持龙头企业技术研发,升产业集中度,整顿散小企业的滥采乱开,抑制无序出口,消除自我恶性竞争,高国际话语权,进而控制稀土定价权。另一方面,我国稀土行业监管体制存在条块分割、多头管理的问题,导致代表性行业协会缺位。因此,建立真正意义上的“中国稀土行业协会”,切实发挥对稀土企业的协调作用,形成对外统一联盟,联合垄断,成为利益共同体。 
  2.2 构建稀土开采环境保护体系,高资源综合利用水平 
  稀土是非常珍贵的矿产资源,是重的战略储备资源,为了减少对资源的过量消耗和生态环境的破坏,高稀土资源综合利用水平,应做好以下工作一方面,在稀土开采及冶炼分离领域开展广泛的环境保护专项整治行动,按照国家和地方污染物排放标准严格执行,对未经环评审批的建设项目,一经发现,立即停止生产和建设;另一方面,注重发展循环经济,在尾矿资源和稀土产品的回收再利用方面加大投入力度,高资源采收率和综合利用率,从而降低能耗物耗,减少环境污染。 
  2.3 高稀土产品附加值,延伸稀土产业链 
  在“原矿—精矿—分离产品—功能材料—器件—实用商品”这一稀土产业链中,矿山的开采与冶炼产生的价值比较小,其最大价值在于通过尖端技术把材料深加工所产生的巨大效益。然而,一直以来我国稀土产品的出口都是以原材料产品为主,产品附加价值低,处于全球稀土产业链的低端,获得的利润较小,与此同时也对我国生态环境产生了较大的破坏。因此,我国应加快开发稀土深加工和应用技术,高稀土产品附加值,延伸稀土产品价值链。其具体做法有第一,对附加值高的稀土产品的出口及自主创新,我国应制定具有导向性的政策;第二,增加产品出口附加值,加大科研投入力度,尤其是在稀土新材料、含稀元器件方面的投入应加大;第三,围绕高科技产品延伸稀土产业链,培育稀土产业集群,打造高科技含量、高产业关联度、高资本投入强度、高产品密度的稀土产业。 
  2.4 精细化稀土出口配额产品分类 
  稀土产品并不是单一的产品,我们在制定稀土产品出口政策时不应该采用统一的准则,而应该采取精细化管理,实施更为严格的稀土出口管制政策。我国稀土配额制度一直是重稀土和轻稀土不分,我国的特色是重稀土,导致我国重稀土的出口量一直得不到有效的控制,因此,我国稀土出口规制政策应做好以下工作第一,是对稀土的出口配额加强管理,自23年以来,我国稀土的出口配额在逐年下降。在现有稀土配额的基础上,轻稀土和重稀土的出口比例的制定应加以区别。第二,加强稀土出口配额申请企业的资质审核,将稀土出口配额的分配直接向生产企业或生产科研联合企业倾斜,对稀土出口企业严格发放资质证书。第三,对稀土出口配额管理的内容更加精细,减少中、重稀土的出口,因为该类稀土储量较少,适当加大存量多、应用范围广的轻稀土资源的出口,从而更好地保护稀缺的稀土资源。第四,新的稀土出口关税政策的实施,将出口退税变为出口征税,并不断高出口税率。第五,禁止出口一些重的稀土产品。 
  主参考文献 
  1马连良.中国稀土出口配额和关税制度的调整策略——以目前的稀土案为背景J.科学与管理,213(6). 
  2于伟军. 基于“3P”模型的稀土产业组织研究J.中国矿业,212(z1).